分分彩-分分彩计划-分分彩官网

裴云舒歉疚的凝望着墓碑照片上那张熟悉的脸苦

 
    “晚安。”
 
    记得听说过,晚安可以理解成,我爱你爱你。
 
    仲立夏挂断电话之前还是软下心来说了一句,“你也早点儿睡,明天还上班呢。”
 
    “好。”
 
    想看你睡觉的样子,想走进你的梦里,晚安,我最爱的人。
 
    《晚安亲爱的》苏醒
 
    也许是累了,只剩下一点朦胧,世界放慢小时分钟,你已经睡了,样子可爱的笑容,有难以控制的心动,我在你耳边哼着那段小情歌,你翘着脚指头的每个小动作,每一次呼吸都是有话对你说,这一刻,
 
youareywholeworld,ygirlygirl,我只对你把心事诉说,sostaywithandletitbeylove,爱着爱着你就是我的夜空,带着带着夜晚我所有的美梦,愿为你把一切心事都放空,醒来看到我你会懂,爱着爱着你就是我的夜空,不
 
想不想这样再一个人做梦,陪在你的身边如此的轻松,醒来看到我你会懂……
 
 第162章 该怎么走进你的心里
 
    翌日,清晨。
 
    明泽楷早早的起床,仲立夏长时间带孩子的原因,也是习惯了早起,在厨房正在专注冲牛奶的她,感觉腰间一紧,继而,整个后背都依偎在他结实的怀里。
 
    仲立夏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,“大清早的搞突然温情袭击,非奸即盗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下巴磕在她的肩膀,抿嘴浅笑,“我想知道,我的早餐什么时候可以做好,今天要早一点儿出门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转了个身,成功避开他大清早的亲近,“为什么走那么早?”
 
    她以为是公司里的事情,毕竟她也算是带班一年多,好多事情他们可以商量着来。
 
    明泽楷倚在身后的琉璃台边缘,笑得入今晨的暖阳,明媚舒畅。
 
    “我是早出,又不是晚归,你紧张什么啊?”
 
    冲好牛奶的仲立夏不屑得白了他一眼,他是哪只眼睛看到她紧张了,她只是随口问问而已,真是自作多情。
 
    离开厨房前,仲立夏瞄了一眼他的腿,他手里没拿拐杖,是怎么走过来的啊?
 
    她没问,明泽楷一眼看穿她的不解,解释,“我跳过来的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没再搭理他,拿着冲好的牛奶去了皮皮房间,乔玲正在哄着他穿衣服,而小家伙任性的非要喝了牛奶才肯起床。
 
    仲立夏把牛奶递给乔玲,对皮皮这个不好习惯的养成,她有责任,不过现在想给他改,还是需要一段过程。
 
    重新回到厨房做早餐的仲立夏没看到明泽楷的身影,也就没多想,反正过会儿饭熟了,他自然会出现。
 
    等中式的小米粥,麦香馒头和包子摆在餐桌上的时候,明泽楷像是掐着表似的,刚好过来。
 
    穿着一身纯黑色的西装,内搭也是黑色的衬衣,领口都中规中矩的扣着。
 
    坐下吃早餐的时候,仲立夏还没问,他自己就先说了,“今天是任志博的忌日,也是我重生的日子,我过会儿去看看他。”
 
    仲立夏已经完全明白他这么早起外加还穿的如此正式的原因。
 
    “噢。”别的,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那个人是明泽楷的救命恩人,她对那个素未见面却清楚知道他长什么样子的恩人,一直以来都很感激。
 
    明泽楷领出门的时候,仲立夏站门口帮他递鞋子,很自然而然的动作,她说着,“去买束花再过去吧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点头,他也正有此意。
 
    明泽楷走后,仲立夏一个人站在门口自言自语,‘不知道裴云舒会不会回来看看那个人?’
 
    墓园里,因为还很早,除了管理人员并看不到几个人。
 
    清风微凉,举着拐杖的明泽楷站在了任志博的墓碑前,身边已经站了好一会儿的裴云舒看了他一眼,好奇的是他为什么举着拐杖。
 
    明泽楷躬身放下买来的白色菊花,看着墓碑上的照片,却是再问裴云舒,“来这么早。”
 
    裴云舒点了点头,嘴角的笑恬静,只不过脸色有些苍白,“嗯,刚下飞机就过来了,怕他等我等的着急。”
 
    明泽楷听后沉默了好一会儿,想了好多事情,不禁问裴云舒,“你们很相爱?”其实一直都好奇这个问题,虽然自觉有些八卦。
 
    裴云舒歉疚的凝望着墓碑照片上那张熟悉的脸,笑容略带苦涩,“如果可以重来一次,我一定会让自己努力爱上志博哥,远离任志远。”
 
    可生活,不能重来,人生也没有彩排,命中注定会发生的那些事情,是我们无法改变的。
 
    两人的身后传来另一个人的脚步声,明泽楷回头看了一眼,裴云舒却没有,这个熟悉的声音,估计她这辈子都忘不掉。
 
    有些东西,你也是想要忘记,就越刻骨铭心。
 
    明泽楷空出他们两个单独相处的机会,“先走了。”
 
    裴云舒扭头看着明泽楷,想问问他的腿,还想知道他自己走可不可以?只是作为朋友起码的关心。
 
    “你……”突然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。
 
    明泽楷温润一笑,“没问题的,有司机在外面等我。”
 
    裴云舒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,“噢,再见。”
 
    “再见。”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